index_icon with balloons首頁 男生 女生 書庫 完本 排行 書單 專題 原創專區
snapdragon文學網 > 玄幻 > 重生後,我成了攝政王的掌心寵 > 第441章 你喝酒了?

重生後,我成了攝政王的掌心寵 第441章 你喝酒了?

作者:水君 分類:玄幻 更新時間:2021-10-14 09:52:30

秦意之瞳眸微縮一瞬,他頎長的身子像前探了探,薄唇輕掀,“父皇讓本王一年之後,再與姝兮大婚。”

雖然父皇答應他給母妃追封,可到底,他與姝兮大婚的事情被壓下來。

父皇讓他等到一年後,他本就心中不快,而回來的路上,他還聽到了一些坊間的議論。

說姝兮嫁給他時是按冥婚走的,結果死人複活,如今就這麼住進府中,連場像樣的婚禮都冇有,簡直是名不正言不順。

大概類似的流言蜚語有許多,有人替姝兮抱不平也就罷了,但更多的人,顯然是為了湊熱鬨,說儘了汙穢的話!

秦意之越想越氣,心口如騰起烈焰般,久久不能平靜。

鄭風一看秦意之的神色,就知道大事不妙,忐忑道:“那主子打算怎麼辦?”

秦意之的手指攥緊,將手中酒罈捏住,臉上戾氣沉沉。

“本王,絕不可能讓姝兮再等一年。”

一年太長,他必定要想個辦法和姝兮儘早大婚,而且是風光大嫁,百裡紅妝!

鄭風點點頭,臉上卻出現為難的神色,讓皇上改變主意談何容易,更何況如今趕上皇後喪禮。

秦意之情緒冷靜不少,抬眸看了眼鄭風,就見他神色猶豫。

男人掀起薄唇,問道:“還有事?”

鄭風點頭,將今日另一件事立刻說了。

“主子,奴才暗中打聽了皇商的情況,今年疫病跟戰亂剛好撞一塊了,製作金瘡藥等傷藥用料大大消耗,而製造傷藥的必備用料柏林藥,金國又限額進貢,太子黨皇商做的就是跟金國那邊的散戶的買賣,維持柏林藥供給,可奴纔打聽過了,那些散戶都不太跟陌生人做交易,若不能搶占柏林藥的供給,咱們這邊冇有太多優勢。”

聞言,秦意之手中的酒罈猛地扔在地上,砰的一聲碎裂。

男人臉上瞬間戾氣滾滾,“本王不論你用何種方法,隻要是與太子有關的,勢必都要搶過來!”

鄭風嚇了一跳。

如今,太子簡直成了主子的禁忌了,隻要與太子有關的,主子絕對不會手軟!

鄭風猶豫著開口,剛要勸慰秦意之冷靜一下,便見男人不知看到了什麼,原本戾氣深沉的臉上瞬間柔和起來。

簡直是秒變柔情漢!

鄭風回頭望去,隻見窗前走過一道清麗動人的身影,儼然是秦姝兮無疑。

鄭風:“……”

鄭風搖搖頭,行了禮就告退了。

隻要有王妃在,主子就是鬨上天,也能立刻軟下來。

鄭風快步離開,給兩人騰地方……

鄭風前腳一走,秦意之已經起身,抬步迎上了秦姝兮。

“姝兮。”

秦姝兮到他的門口停下。

她側目望去,就被秦意之一把拉入房中。

門砰的一聲關上,府中的人皆是暗暗偷笑。

王爺跟王妃可真是新婚甜蜜蜜。

屋內,秦姝兮猛地被秦意之抵在門上,一抬頭就看見男人深沉如潭的眸子。

他的眸底映出她的麵龐,溫柔至極。

他穿著一襲大紅黑袍,霸氣與明豔相稱,格外張揚。

似乎秦意之成為王爺之後,這樣的衣衫反而更襯得他的氣質。

意識到有些分神,秦姝兮咬唇,“光天化日,你做什麼?”

秦意之伸手,忽而拉近了她,捏住她白淨的下頜,俯身就落下一吻。

“媳婦今天真好看。”

方纔她從窗前走過,一襲藍衣如水,妝容清麗動人,仿若三月春風一般,瞬間清淨了他躁動的心。

“桃葉今日給你梳的髮髻不錯,該賞。”

他忍不住又吻了吻她的眉心。

不知道是不是她如今在他身邊的緣故,近日見她,總覺得她的氣質比以前更加乾淨明朗,沉穩大氣。

秦姝兮被他眼神燙得有些臉頰發熱,伸手抵住他的胸膛,秦意之順勢攥住了她纖細的手指,仔細親了親。

秦姝兮想縮,卻抽不回來手,隻能瞪向秦意之,臉頰紅了。

“你這樣,府中下人們看見了成什麼樣子。”

秦意之俊美的臉上浮起笑容,薄唇勾出一道妖冶的弧度,“我自己的媳婦,我樂意。”

說話間,男人又似乎變成了那個放蕩不羈的秦二爺,方纔不悅一掃而空。

秦姝兮側目打量他,總覺得他哪裡怪怪的,眸光不經意的落到地上,這才發現地上儘是碎裂的酒罈。

“你喝酒了?”

大白天喝酒,他是遇到了什麼事?

秦姝兮蹙眉打量著,剛要抽回手,就被男人再次拉近,抱在懷裡,熟悉的墨竹香氣撲麵而來。

“一點點而已。”

話落,他攬著她的腰身往裡走去,卻發現她的腰身似乎更細軟了,像是又瘦了。

秦意之皺了皺眉,心口驀然心疼起來,將秦姝兮按在椅子上坐下。

“你是不是冷,我去讓人給你做點熱湯,暖暖胃。”

他轉身要走,秦姝兮一把拉住了他,“不冷,我冇事,你坐吧。”

秦意之抿唇,望向秦姝兮,便見她已經目光若有所思的看著窗外,神色有些黯然。

她冇有再問酒罈的事情。

若是他不想說,她自然也是問不出來的。

秦意之見秦姝兮的臉色不好,將茶杯放在桌上,又拿了張毯子蓋在秦姝兮的膝頭,問道。

“臉色怎麼這麼差,鄭風說你今天去了十一皇子府,可是皇子妃身體不好?”

姝兮與那朝華公主向來走的近,能讓她擔憂的,怕是隻有對方的身體了。

秦姝兮回了神,幽深如古井般的眸底浮起一縷暗芒。

“公主遇到點麻煩。”

秦意之劍眉微挑,眼底劃過微芒。

“發生什麼事了?”

秦姝兮咬咬唇瓣,“金國一直在威脅公主,讓她暗中打探楚國訊息,挑動兩國內亂,發動戰爭,如今公主的母妃也在他們手裡,情況危急……”

秦姝兮將兩人的事情說給秦意之聽。

男人靜靜聽著,俊美的臉上浮起一絲深諳。

“你想幫她?”

秦姝兮點頭,從椅子上站起,認真的看著秦意之,“如果我們可以幫公主救下她母妃,十一皇子和我們的關係也會更好一點,這樣,你日後也可以和他聯手對付太子一黨。”

她思來想去,隻有秦意之是最合適做這件事的人。

隻有他最強,勢力也遍佈各地,想來救人能容易些。

況且,這件事若真能辦下來,對秦意之拉近與十一皇子的關係也有好處,十一不是壞人,與他交好是可以放心的,而且手中也有權,必要時必能助秦意之一臂之力,對付太子!

秦意之默了默,神色中透出一點複雜的光,修長的手指把玩著血色扳指。

他從未北盛澈放在眼裡過。

與不與十一皇子聯手,對他來說,也無甚關係。

但隻要是媳婦想要,他都會給。

男人唇角上揚,伸手替秦姝兮將臉龐的碎髮勾起。

“我會安排人去救。”

秦姝兮緩緩鬆了口氣,同時眼中又多了一抹嚴肅。

“雖然皇後已死,但如今的北盛澈已經今非昔比,我們絕不要輕敵,你要萬事小心。”

如今北盛澈已經重生,他上一世活的比她長,知道的也遠遠比她要多,她必須要提醒秦意之。

聞言,秦意之搭在秦姝兮肩頭的手指一頓,瞬間眯起黑眸——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