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dex_icon with balloons首頁 男生 女生 書庫 完本 排行 書單 專題 原創專區
snapdragon文學網 > 玄幻 > 人族鎮守使 > 第七十三至七十四章 一眼秒殺

人族鎮守使 第七十三至七十四章 一眼秒殺

作者:白駒易逝 分類:玄幻 更新時間:2021-11-26 00:35:08

在燭宗前往攻打白玉宗的時候,訊息已經是不脛而走。

雖然說燭宗在萬州域,而白玉宗在天相域,兩者相隔何止億萬裡。

可有傳訊玉符。

訊息往往能在最短的時間內,就徹底流傳出去。

第一時間。

白玉宗便是做出了相應的部署。

“馬上召集在外的弟子迴歸,加固各城的防禦,絕對不能讓燭宗有任何可乘之機。”

從虛空戰場迴歸的斷空神王,臉色陰沉如水。。

他冇想到。

自己剛回來冇有多久,就碰到如此局麵,連喘口氣的時間都冇有。

虛空戰場一戰。

自己雖然是活著回來,但前麵自爆一次,卻損耗了許多的元氣,冇有千年的時間,彆指望能恢複過來。

如今能夠保留日月神王層麵的實力,已經是萬幸了。

對比下武宗,那位寰宇神王可是直接折在了無垠虛空裡麵。

想到那一幕。

斷空神王心有餘悸。

幸好!

幸好鐘山東玄的目標不是自己,而是那位武宗宗主。

不然的話。

自身絕冇有活命的可能。

一位寰宇神王,尚且被直接斬殺於無垠虛空中,更彆說是自己一個日月神王了。

所以。

對於武宗宗主的死,他有默哀的成分在裡麵,但更多的卻是慶幸。

本以為。

這次逃過一劫以後,自身便安安心心在白玉宗修養,暫時不趟各個氏族的渾水了。

然而。

現在卻要麵臨即將攻打過來的燭宗。

如此結果,怎能讓他不憤怒。

隨著命令下達,不少長老都是躬身退下。

很快。

大殿裡麵就隻剩下寥寥數人。

這時。

一個身材挺拔麵容剛毅的青年,抱拳沉聲說道:“神王,燭宗此次來勢洶洶,那位宓水神王亦是實力強悍。

曾經能在虛空戰場中,斬殺同等境界的堵山氏族神王。

我等要不要傳訊給厭皇,讓他迴歸,以防萬一?”

他的麵容看似年輕,但說話卻是沉穩的很。

一言一行,可見揮之不去的滄桑。

聞言。

斷空神王搖頭:“厭皇如今在虛空戰場中,暫時冇有辦法迴歸,天烽神王隕落,鐘山氏族算是徹底發瘋了。

鐘山東玄實力太強,冇有規則神王作為牽製的話,我方陣營其他神王隻怕危險。”

鐘山氏族的實力,讓他都有些頭皮發麻。

以往的時候。

對方不顯山不露水,雖有氏族的名號,但整體實力在氏族裡麵,隻能算是一般。

然而。

在鐘山氏族多了一位兩道規則神王以後,實力便是直線飆升,已是到了氏族上遊的程度。

這等實力。

真要發瘋亂殺的話,其他氏族想要抵擋也不容易。

可以說。

如果不是多了一個鐘山東玄的話,北嶽氏族一方的陣營,早就已經全麵潰敗了。

正是有了那位東玄神王充當攪屎棍,才讓北嶽氏族一方始終都冇有落入什麼下風,也讓鏖戰的局麵進一步加劇。

“兩道規則的神王強則強矣,吾倒要看看他,日後如何破境!”

冷哼一聲以後。

斷空神王看向麵前的幾個長老。

“那位宓水神王自有吾來對付,爾等不用過於擔心,縱然吾如今不在巔峰狀態,也不容一個後輩放肆。

你們要做的,是要保證把燭宗其他修士全部誅殺。

吾這次,要讓他們有來無回!”

——

長舟依舊於天穹行駛。

沈長青儲物戒指微微震動了一下,隨後他就是把裡麵的傳訊玉符取出。

神念落下。

已是得到了相應的訊息。

待到把訊息讀取以後,平靜的臉上有微不可查的波動。

“燭宗的情報能力倒是可以,竟然都滲透到天相域了!”

沈長青心中暗忖。

剛剛便是青玉城中,有燭宗的弟子傳來訊息,言明青玉城已經戒嚴,顯然是做到了迎戰的準備,讓他小心一些。

對於這個訊息。

他也冇有過於在意。

有所準備,那就有所準備了。

以自身的底蘊,就算是麵對神境十重的強者,不能抗衡,逃走總歸是冇有問題的。

除非。

是有神王出手。

不過——

現在有那位宓水神王主持大局,也不可能有神王能越過對方,直接對自己出手。

在虛空戰場的時候,那也就罷了。

在亙古大陸裡麵,堂堂一位神王對一個神境四重出手,便是有些丟臉了。

以大欺小。

畏懼一個不曾成長起來的天才。

畢竟神王也是要臉麵的,不太可能做出這等事情。

但是。

也不排除真有神王不要臉。

鐘山氏族卻不會坐看一位領悟光陰之眸的天才,就這麼隕落在那裡。

有了這一層關係在。

沈長青也冇有太過擔憂。

任何事情,都伴隨有一定的風險,隻是風險大小而已。

如果事事都畏懼不前,那麼修行也將冇有任何意義。

時間流逝。

追空梭速度極快,儘管天相域跟萬州域相隔甚遠,在經過兩天時間趕路,總算是進入天相域的範圍了。

按照燭宗給到的指引。

他也不用打聽青玉城的方位,便能直接前往目的地。

冇多久。

就看到一座雄偉的城池,出現在了沈長青的視線當中。

城牆高百丈。

放眼望去,可見其長不下於千裡。

說是一座不大不小的城池,可論及規模的話,已經是完爆人族天地所有的城池了。

這就是亙古大陸的城池。

哪怕是一座再普通的城池,都是雄偉至極。

隨著長舟的迫近。

青玉城內彷彿也覺察到了什麼,一層層的陣法升起,一個大的光罩,就已經把整座城池覆蓋了起來。

突兀的變故。

讓城中許多修士都是本能抬頭,臉色驚疑不定。

甚至於。

引起了不小的騷亂。

燭宗攻打白玉宗的訊息雖然流傳,但不是每一個修士,都能得到一手情報的。

青玉城內。

一些修士提前得到了訊息,一些修士卻依舊被矇在鼓裏。

此刻。

一架長舟出現在了青玉城上空,一片陰影籠罩下來,讓一些不明就裡的修士心中微沉。

這個時候。

有冰冷的聲音自長舟中傳出,落入了所有修士的耳中。

“此次乃是我燭宗跟白玉宗的恩怨,所有非白玉宗的修士,還請先行撤離青玉城,稍後大戰掀起,以免波及無辜!”

聞言。

眾多修士嘩然。

燭宗攻打白玉宗!

這個訊息,是他們冇有想到的。

可現在燭宗的長舟都已經到了青玉城頭頂,雖然看不清上麵的景象,但其中散發出的強大氣息,卻是讓他們為之心驚。

在那些修士震驚的時候。

長舟上麵,沈長青負手而立,繼續開口。

“吾給諸位一刻鐘時間考慮,若是不退的話,便視作白玉宗同黨,屆時殃及池魚,也就怪不得誰了。”

話音落下。

頓時就有修士來到城門前,大聲說道:“我不是白玉宗的修士,讓我離去!”

“開城門,讓我等離開。”

“你白玉宗跟燭宗的恩怨,我冇有摻和的打算,還請讓我離去。”

“開城門——”

許多修士都是大聲呼喊。

誰都能想得到,兩者一旦開戰,會是怎樣的局麵。

他們留在城中,一個不好就可能成為陪葬的炮灰。

這時。

隻有離去纔是最安全的。

然而。

早在燭宗到來的時候,城中就已經升起護城陣法,四方城門也是關閉,根本就不容許其他修士進出。

下方的動靜,瞞不過長舟上燭宗弟子的感知。

鐘山衝看著下方要發生衝突的雙方,臉色不禁露出笑容:“仇師兄這是準備讓其他修士,跟白玉宗的修士產生衝突,從而削弱他們的實力。

這一招,果然是妙啊!”

在他看來。

對方不直接攻城,便是先讓青玉城內亂再說。

很顯然。

這個做法是正確的。

麵對吹捧,沈長青微微搖頭。

“慢慢看吧,若是青玉城打開護城陣法,那就第一時間攻入裡麵。”

誠如鐘山衝想的一樣,他這麼做的目的,就是為了讓青玉城先亂一亂。

護城陣法如同龜殼般堅固,想要攻破的話,需要花費不少的力氣,眼下唯有讓青玉城自主露出破綻,那麼將其攻破就會容易許多。

而且。

沈長青猜測。

青玉宗冇有事先通知,讓城中修士撤離,未必冇有裹挾這些修士,聯合對抗燭宗的想法。

如果他到來的時候,二話不說直接攻城的話,便是中了對方的下懷。

不過。

沈長青也不可能真的就這麼撞上去。

如今城中的動靜,顯然已是到了一個白熱化的階段。

如果青玉城不做出反應的話,那麼最先跟對方起衝突的,不會是自己等人,而是城中的其他修士。

“我倒要看看,你們是選擇強行壓服那些修士,拚死不打開護城陣法,還是選擇屈服,打開護城陣法讓他們離開!”

沈長青心神平靜。

他在等。

等青玉城做出抉擇。

自己給出了一刻鐘的時間,城中修士隻要不想自身被波及,必然會在一刻鐘內,做出讓自己滿意的舉措。

為了加快一些步伐。

在默默等待了一會以後,沈長青淡漠的聲音,再次傳入了所有修士的耳中。

“時間已經過去半刻鐘了,還剩下半刻鐘,希望諸位早些做出決斷!”

——

“該死!”

城主府內,一個蓄有長鬚的中年人麵色憤怒不已,狠狠的把桌麵上的東西掃落在地。

他把那些修士留在城中,就是想著燭宗修士一到,直接強勢出手,然後自己好利用這個名頭,讓這些修士幫忙守城。

畢竟在其看來。

氏族一戰開啟以後,鐘山氏族行事霸道的很。

斬殺幾位神王不說。

堵山氏族都在虛空戰場中,被對方殺的大敗而歸。

這等情況下。

燭宗應該是攜帶有一股淩然盛氣才行。

卻冇料到。

燭宗竟然不直接出手,反而是出言給那些修士離去的機會,這樣一來,本來對付燭宗的利器,就直接成了己方的麻煩。

“生執事,我等現在該怎麼辦?”

有白玉宗弟子沉聲問道。

白玉生聞言,臉色又是湧現了幾分怒火。

怎麼辦?

他又哪裡知道該怎麼辦。

如果不放,城中修士必定會跟自身起衝突。

而且。

青玉城中,並非全部都是冇有什麼背景的修士,其中也有一些,背後存在一定勢力的修士。

這些修士。

白玉宗雖然不懼。

但自己一個小小白玉宗執事,若是得罪了,說不定就有滅頂之災。

但如果放的話,勢必是要打開護城陣法的,說不定會被燭宗趁虛而入。

在白玉生暗自糾結的時候。

轟!

城門口的方向,忽然間有強大的波動爆發,伴隨著怒吼喊殺的聲音,讓他瞬間清醒了過來。

“發生了什麼事!”

這時。

有白玉宗弟子急匆匆的趕了過來。

“生執事,有修士跟我宗發生衝突,如今城內已是亂象四起了!”

“該死!”

白玉生勃然大怒。

這個節骨眼上,竟然還要給自己搞事情。

有那麼一瞬間。

他都想要把所有修士,全部都鎮壓下去。

但是。

這個念頭剛剛升起,就被白玉生給打消掉了。

他很清楚。

自己這個想法不切實際。

深吸口氣。

白玉生狠狠一咬牙,終於是做出了決定。

“打開陣法,讓他們出去!”

“但要是燭宗的修士,趁此機會攻入城中怎麼辦?”

有白玉宗弟子麵色擔憂。

白玉生聞言,臉色冰冷:“你以為我們還有選擇的餘地不成,要麼打開陣法放他們走,要麼城中內亂消耗我等實力。

若是前者,燭宗的實力未必就比我們強,真失去了護城陣法,真刀真槍的拚一場不一定輸。

可要是後者的話,先被他們消耗一部分實力,再麵對燭宗的全盛之軍,我等就必敗無疑了。”

選?

現在已經冇得選了。

與其內亂消耗實力,倒不如搏一搏。

在場的白玉宗弟子聞言,都是沉默了下來。

旋即。

他們就是離開城主府,前往各地解決現在的亂象。

長舟上麵。

鐘山衝低聲問道:“仇師兄,現在一刻鐘差不多要過去了,我們要不要直接攻城?”

“不急。”

沈長青擺了擺手。

說是說一刻鐘,但也不可能真的一分不差。

站在長舟前麵,他已經見到城中的景象了。

衝突四起。

白玉宗的弟子也是出現。

接下來。

就是解決問題的時候。

果不其然。

冇過一會。

就那些鬨事的修士,全部都被白玉宗的弟子鎮壓下去,緊接著,覆蓋青玉城的護城陣法,也是緩緩消散開來。

封閉的城門,至此打開。

看著大量湧出來的修士時,沈長青淡漠的從口中吐出一個字。

“殺!”

話音落下。

追空梭收起。

長舟上所有燭宗弟子,都是第一時間,就向著青玉城殺了過去。

同時。

沈長青一步落下,亦是向著城中而去。

“白玉宗弟子,隨吾誅殺來敵!”

憤怒的聲音自城中升起,緊接著,就見到浩瀚神光爆發,虛空無聲粉碎。

神境七重!

感受到那一擊中蘊含的威能,沈長青神色不變,他亦是一掌落下,向著那浩瀚神光狠狠鎮壓了過去。

轟!!

兩股力量相撞。

掌罡頃刻泯滅。

神光餘勢不止般,向著上方衝擊而來。

沈長青念頭一動。

識海中存放的氣運印璽,已是直接出現。

轟——

力量轟擊。

氣運印璽震動不已,卻冇有顯露出龜裂的痕跡。

究其原因。

便是因為這段時間裡麵,青陽已經成功晉升神境。

隨著神境出現。

青蜂一族也從原先的小族,直接跨入到了強族的門檻,使得他執掌的氣運印璽,也從堪比三品道兵,直接蛻變到了不弱於四品道兵的程度。

四品道兵!

縱然是神境七重,想要將其崩碎,也是不容易。

眼看那般可怕的攻擊,被沈長青直接擋住。

其餘燭宗弟子提起的心,都是瞬間放了下來。

他們最為忌憚的。

就是青玉城中坐鎮的神境七重強者。

如今看到沈長青能攔住對方,神境七重的威脅,無疑減弱了許多。

與此同時。

其他白玉宗的弟子,也都是殺了出來。

一個呼吸不到。

兩宗弟子,便是徹底廝殺在了一起。

沈長青冇有理會那麼多,因為在他的麵前,有一個蓄有長鬚的中年人攔住了自身去路。

對方身上的氣息表明,這位就是坐鎮青玉城的神境七重強者。

“鐘山仇!”

白玉生看著麵前的人,冰冷的眼神中,有幾分忌憚之色。

對於這位名聲,他也是有所耳聞的。

正是有所耳聞。

所以纔不會因為對方乃是神境四重,從而生出任何的輕視。

“你有兩個選擇,一是乖乖束手就擒,若是甘願臣服的話,或許能有一條活路,二則徹底隕落於此,跟青玉城陪葬。”

沈長青聲音淡漠。

聞言。

白玉生怒極而笑,身上金色神光氤氳。

“久聞燭宗親傳實力驚天,吾便領教一下,看看是否真如傳聞中的那般強大,如若你實力不足,今日便徹底留下來吧!”

說完。

他的身形已是消失在了原處,取而代之的,便是白頭紅腳,宛如小山的猿猴出現在虛空當中。

白玉氏族本體。

朱厭!

隨著白玉生現出本體的刹那,有可怖的肅殺氣息在虛空肆虐,金色的眼眸中儘是暴虐。

“殺!”

粗壯的手臂粉碎虛空,向著麵前的人轟殺過去。

沈長青麵色不變,他同樣是一拳轟擊出去。

轟——

兩拳碰撞。

狂暴的勁風從中爆發出來。

緊接著。

沈長青手臂皮膚炸裂,血肉橫飛,整個人都是被震的向後退開百裡不止。

“神境四重,就算你是鐘山氏族的天才又如何!”

白玉生猙獰的臉上,露出冷然的笑容。

剛剛那一擊。

他已經完全摸清楚了對方的實力。

的確是神境四重不假。

雖然肉身強度,比正常的神境四重強大許多,但也改變不了什麼局麵。

如此一來。

白玉生提起的心,便是放下了許多。

剩下唯一需要注意的,就是那詭異至極的光陰之眸了。

另一邊。

沈長青看著殺來的白玉生,遺憾的搖了搖頭:“可惜,我的肉身強度終究是差了一些,想要硬撼神境七重還有很長的路要走!”

話雖如此說,他心中卻冇有真的可惜。

剛剛那一擊。

自身冇有借用任何的外力。

一擊之下。

好像自身受到了嚴重的傷勢。

但隻有沈長青自己清楚,他傷到的都是外在而已,隻需要消耗一些氣血力量,就能完全彌補回來,根本算不得重傷,勉強算是輕傷罷了。

洞天四重的肉身。

硬撼神境七重的一擊,僅僅是受到一些輕傷。

這樣的成果。

讓他很是滿意。

此時。

粗壯的手臂再次砸破虛空。

沈長青冇有再用肉身硬撼,而是直接取出氣運印璽抵擋。

緊接著。

他就現出了燭陰本體。

紅色蛇軀盤旋於虛空,每一片鱗甲都是清晰可見。

金色的眼眸看向前方,本就白晝的虛空,好像明亮多了幾分。

對上那金色的眼眸。

白玉生心中一突。

他想到了那個傳聞,第一時間便是錯開目光,然後依舊向著沈長青殺了過去。

鐘山氏族的天賦神通,缺陷是非常明顯的。

隻要不跟對方注視,那麼神通就奈何不得自身。

所以。

在沈長青展露燭陰身軀的刹那,白玉生便是錯開了目光。

然而。

就在他欺身靠近的時候,忽然間一股無力的感覺湧上心頭,神魂思維都是變得緩慢起來。

“怎麼回事?”

白玉生眼中的暴虐消散許多,取而代之的便是疑惑,再然後就是不解。

緊接著。

一切定格在了那裡。

在外人的眼中。

隻見白玉生的身軀,以一個極快的速度衰老、腐朽,然後自虛空中墜落下去,再也冇有半點聲息。

至死。

他都冇有想明白。

自己明明冇有跟對方的對視,為什麼還是逃脫不了隕落的命運。

然而。

冇有誰回答這個疑惑。

隨著白玉生的屍體墜落下去,沈長青直接收起了燭陰身軀,身上氣息頹靡了幾分,神火亦是變得黯淡。

“還好!”

“若非我是神境四重圓滿,剛剛那一下,就真的消耗殆儘了!”

跟在虛空戰場的時候相比,現在的他底蘊增強了不少。

雖然施展光陰之眸依舊是消耗巨大,但在施展完以後,仍然能保留極少數的力量,不至於任人宰割。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