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dex_icon with balloons首頁 男生 女生 書庫 完本 排行 書單 專題 原創專區
snapdragon文學網 > 耽美同人 > 周天子 > 第一百六十七章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

周天子 第一百六十七章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

作者:南希北慶 分類:耽美同人 更新時間:2021-11-26 00:46:31

在外視察一圈之後,姬定與屈易為等貴族大夫們回到附近的一個大莊園內稍作歇息,順便討論一下發展計劃。

這個大莊園的主人名叫藍非,乃是這裡的大貴族,這方圓百裡皆是他的封邑。

他也是非常熱情招待了姬定等人。

這財神爺來了,誰不愛啊!

“藍大夫,我看你們這裡土地非常肥沃,為何耕種的人卻不如邊上的城鎮多呀。”姬定問道。

藍非趕忙解釋道:“周客卿有所不知,這裡河流非常多,且地勢又比較低,時常鬨水患,故此在此耕種的人不如其他地方多。”

“原來如此。”姬定點點頭。

說到底,還是楚國地域大,相對來說,人口就比較稀少,犯不著去跟老天作對,既然這裡鬨水患,那就換個地方。

可如今情況不同,恰恰也是因為這裡河流多,成為此次變法的關鍵。

司馬昭魚道:“周客卿,想要這裡繁榮,就必須要想辦法應對這可能發生的水患。”

其餘人也紛紛點頭。

姬定沉吟少許,道:“我的應對之策,就是三步,預、逃、補。”

“客卿此話何意?”屈易為好奇道。

姬定道:“預,就是預警的意思,比如說,我們可以插一根棍子在河水中,標明各季節的正常水位,當水位出現異常時,我們就給予這裡的人們警示。

然後執行第二步。逃。也就是逃離危險區域,躲避水患。

待洪水過去之後,就是第三步,補。洪水的到來,必定會摧毀人們的家園,令人們無家可歸,甚至於無飯可吃。

故此在平日裡我們就得做好應對水患的準備,可以由朝廷和地方各拿出一部分稅入,存入倉庫,待遇到水患之時,就拿出補助當地的人們。”

屈易為問道:“周客卿不打算治理河道嗎?”

姬定歎了口氣,道:“這麼多河流,想要治理好,可非一朝一夕之事,得需要慢慢來,但是變法是迫在眉睫。

這就好比做買賣,路上也可能會遇到強盜,且遇到強盜的可能性要比遇到洪水的可能性大得多。

但商人也從未因為路上有強盜,而停止做買賣。我認為我們先可以將這部分損失算進去,同時在規劃的時候,儘量考慮水患的因素,以此來減輕損失,隻要所得能夠高於損失,那我們就賺的。”

他認為以目前的技術,想要治理好這些河道,那可真是難於上青天,且要耗費巨大的財力、物力。

關鍵他自己是完全不懂這治理河道,而這年頭又冇有什麼專業證書,他也不知道誰的辦法可行,這萬一弄錯了,損失可能更加慘重。

既然如此,他就覺得還是順其自然。

上天要興風作浪,誰又擋得住,就讓老天去浪唄,咱們躲著一點。

當然,在這期間,還是可以派人研究這裡的河流情況,做好一些防範措施得。

而他的建議也得到在坐不少大夫的讚成。

以目前的技術,治理河道那絕對是吃力不討好的事。

誰也不願意出這錢啊!

藍非又滿懷期待地問道:“不知周客卿打算如何發展這裡?”

姬定笑道:“首先,我將會在這裡建造一個船塢,以及許多個大碼頭。”

想致富,先修路。

這一句話永遠不會過時。

果然是船塢!

藍非一聽到船塢,頓時是激動不已,這東西可真是一個聚寶盆啊!

“其次!”

姬定突然站起身來,法克趕緊將一幅地圖懸掛在牆上,圖上畫得正是這地區河流分佈圖。

當然,是非常粗糙的那種,就是花了幾條粗線。

又聽姬定言道:“之前我已經解釋過,為什麼我會選擇這裡,可不是因為這裡土地能夠種出幾倍的糧食來,而是因為這裡河道多。那麼隻要在這裡建造船塢和碼頭,便將可以覆蓋這一整片的地區。”

一邊說著,他一邊用手指在地圖上畫了個圈,“但凡與這裡河道相通的地方,都將會發展起來。”

貴族大夫們聽得是直點頭。

之前嫉妒的眼神,漸漸消失,之前不少貴族大夫非常嫉妒藍非等在這裡有封邑的貴族,如今看來,發展這裡的目的,是要發展這一整片地區,他們的利益也都將包括在內。

姬定目光掃視他們一眼,笑道:“之前許多人對我的新法有所質疑,而他們之所以質疑,就是因為他們根本就不懂我的新法該如何操作,以至於產生諸多誤會,今日我就跟你們演示一遍,這些地方將如何發展起來,而你們利益又將為何增多。”

“我等願聞其詳。”

大家是激動地直點頭。

他們確實有一種霧裡看花的感覺。

姬定道:“根據此次來楚都的商隊來看,他們需求我們這裡的茶葉、鬆枝、絲綢,等等。

而我們需求他們的牙粉、黃紙,等等。

基於這個情況,再根據我的農業發展計劃,那麼到時會有平民在這些水域旁邊種植茶葉、桑樹,等。對了,各位可還記得我的三層利益。”

“當然記得,平民利益,貴族利益,君王利益。”

“正是如此。”

姬定笑道:“基於平民利益,我們要確保平民每年都有所餘,待他們種植出茶葉、桑樹之後,賣給商人,換取錢財,這就屬於平民利益,同時他們也繳納稅收,滿足了君王利益。

那麼剩下的就是貴族利益,而我之前就說過,君王利益,是在於全國,而貴族利益在於地方,在每個地方上,務必要保證貴族所得是最多的。

可以想象得到,當這些平民平日裡就是種植茶葉,那他們就無法獲取鹽、油、布等生活必需品,但同時他們手中又有餘錢,他們必然會用這些餘錢去交換這些貨物。

試問誰掌控這些貨物?”

眾人撫須不語。

姬定笑道:“就是各位,各位用鹽等貨物交換平民種植出來的茶葉,然後販賣至中原,交換牙粉、黃紙,再販賣回國內。

這麼一番交換下來,平民生活變得更好,至少他們不愁吃不上鹽,而且越努力,得到的就越多。

這就能夠促進他們種植更多的茶樹、桑樹,但他們所得,最終還是會落到貴族手中,隨著他們所產得越多,貴族所得就更多。”

懂了!

懂了!

這回是真的全懂了。

你早這麼說,那什麼誤會都冇有了呀!

可他們也不想想,如果冇有那一支曆史性的船隊抵達這裡,他們還會相信姬定的這一番話嗎?

自然不會。

正是因為出現需求,姬定這一番話纔會令人信服。

這一通交換下來,等於貴族還是將平民所得,全部都榨得乾乾淨淨,且所得更多。

而之前楚國的貴族們都是養農奴,這農奴所得就全歸貴族所有,可眼看著這一套製度快要維持不下去。

因為有大量的農奴逃離他們的掌控。

那就得換個方式來。

如果變法的初衷,就是繼續維持貴族利益,那貴族有何理由不支援。

這一通演示下來,這些大貴族們,是更加支援姬定的變法,因為他們終於明白,這麼變法,還是跟以前一樣,整片地區所得,還是儘歸他們所有。

而平民所增加的消耗,應該是要低於他們所增加產出,貴族自然得到的更多。

彆看隻是換個方式,但這卻是巨大的進步,至少平民擁有一定的自由。

至於這種改變,又會帶來怎樣的變化。

這就隻有姬定一個人知道。

他能夠根據任何變化,推算出結果來,甚至於中間又會遇到什麼困難。

以史為鏡,可知興替。

這麵鏡子纔是穿越者最大的優勢。

當然,這計劃聽著很簡單,要真的執行起來,可又是另外一回事。

而這裡作為姬定變法的起點,姬定並冇有選擇做一個甩手掌櫃,而是親力親為,製定這裡的發展計劃。

根據他的大小法,snapdragon文學是不變的,對於每個州縣都是公平的。

不一樣的是小法。

小法則是由當地貴族自己製定。

姬定並冇有乾預太多,他主要負責的就是劃分發展區域,這裡麵就要考慮水患因素,在一些安全的地方,興建避難所,糧倉,等等。

要發展,首先得來人,這人從哪裡來,就是分給那些立功的士兵們。

至於如何分配。

歸snapdragon文學所管,但優先小法。

因為楚國的軍政製度,是由貴族率領封邑的家兵前去參戰。

snapdragon文學將確保所有士兵的戰功可以換得多少土地。

但是由小法具體執行。

就是說士兵優先在自己的家鄉得到土地。

待小法照顧完自己的人後,若還有剩餘的土地,snapdragon文學可將這些土地分發給其他的士兵。

可見在軍權這事上麵,還是大王占有主導地位。

轉眼間,一個月過去了。

在這個月內,這裡的貴族在姬定的建議下,組成了聯合官府,也修訂了小法。

對於這個小法,姬定並未乾預太多,他隻要確保一點,就是小法中必須設有救災法案。

因為各地的情況不一樣,不能都歸snapdragon文學管,但是由於snapdragon文學也需要拿出部分稅入來應對水患,姬定自然可以乾預。

同時,這大小法,也徹底將治安和軍政區分開來,治安權歸小法,但是軍權歸snapdragon文學。

這其實也是用一種比較規範的方式,保證貴族的利益不受到傷害。

給予貴族治安權,其實就是給予貴族擁有武裝的權力,而如今貴族本身就擁有。

實際上並冇有發生任何變化,隻是名義上發生變化。

到時征兵令隻歸snapdragon文學所有,隻有朝廷纔可下達征兵令,實際上也還是貴族帶著人馬去。

隻不過冇有朝廷的征兵令,這地方武裝是不能越界的,而貴族在本地的武裝都可以用治安權來解釋,朝廷也管不著。

反正如今也管不著。

這也是貴族願意支援姬定一個重要原因,就是要確保他們的武裝力量不受到削弱。

這其實也是有地理原因。

即便是商鞅來楚國,同時也得到楚王的絕對支援,也很難做到跟秦國一樣。

因為秦國是在關中平原,有利於統一軍權,但楚國南邊儘是山地,交通閉塞,高山河流,將整個國家,分割成一塊一塊區域,若地方上冇有武裝力量的保護,那可是非常危險的。

哪怕到了明朝,這地區也是控製在那些大土司手中的,中央難以徹底控製這地區的軍權。

可見若拋開地理談政治,談軍事,那都是耍流氓。

唯有當技術突破地理的限製,才能做到一些看似容易的事情。

姬定知道避免不了,哪怕立法,也隻是名存實亡,他也懶得去爭取。

......

此時已是盛夏時節,落日西沉,金色的晚霞像一張大網撒向煙波浩淼的河麵上,波光粼粼。

與往日一樣,姬定與荊夫人來到河邊散步,不過忙完一切事宜的姬定,今日顯得格外輕鬆。

“看來我所能夠給予你的幫助就僅僅是陪你散散心。”荊夫人自嘲地笑道。

她作為姬定的唯一助手,給予姬定的幫助,實在是太少了一點,姬定的想法、建議,對於她而言,真是天馬行空,連建議都冇法提。

這其實也是姬定不要門客的主要原因,冇有人可以為他出謀劃策,因為當今世上冇有幾個人知道他到底想要什麼。

姬定笑道:“夫人切莫妄自菲薄,其實夫人隻要往我身邊一站,那不管我對麵站著的是誰,我都能夠充滿著自信,因為他們眼中一定充滿著羨慕。”

荊夫人輕輕點了點頭,道:“原來這就是你請我當你助手的原因。”

姬定嗬嗬笑道:“這當然是一個關鍵原因,我目前做得一切,就是要讓那些貴族信服,有夫人在身邊,是可以起到一定的幫助。但除此之外,還有兩個原因。”

“是嗎?”

荊夫人不太相信地看著荊夫人。

姬定點點頭道:“其一,夫人雖冇有給我提什麼建議,但是夫人對於那些貴族瞭如指掌,這恰恰是我欠缺的,平日裡我們閒聊,夫人說得許多話對我有著莫大幫助,我的許多計劃,都是參考了夫人的話。”

荊夫人稍稍點頭。

姬定又道:“其二,我們目前合作做買賣,而變法也關乎著買賣,夫人能夠更清楚變法的過程,自然對我們的買賣有著很大的幫助,相比這也是夫人願意來幫我的原因之一吧。”

荊夫人詫異道:“之一?”

姬定反問道:“難道無關樣貌與才華嗎?”

荊夫人一笑,道:“說到咱們的合作,我倒是有個問題想請教你,之前我從各地購買的貨物,的確令我賺得不少錢。

但如今大家都知道這個秘密,我們是與他們競爭,還是另謀出路?”

姬定笑道:“夫人知道我為何選擇與夫人合作嗎?”

荊夫人一本正經地問道:“容貌與才華?”

姬定笑道:“這都是基礎條件,若無這兩樣,什麼都無從談起。在此之上,就是看重夫人的獨到眼光。

當時唯有夫人懂得欣賞我設計出來的椅子和褲子,彆的人難以知曉其中價值。

既然如此,夫人應該堅持這條路。”

荊夫人道:“但是這難以賺很多的錢。”

新船隻的出現,令大宗商品開始變得多了起來,而如椅子、褲子這些,又不是什麼秘方所製,很快大家都會做,收益是很有限的。

而上回的收購,令荊夫人大賺一筆,嚐到甜頭的她自然也不想就此放棄。

姬定笑道:“可不見得,以夫人的獨到眼光和極致的追求,再加上我的設計,再多的錢,也不在話下。”

荊夫人眸光一閃,“設計?”

姬定左右瞧了瞧,從地上撿起一根樹枝來,在地上畫了兩個圖案。

荊夫人瞧著好奇,“這是什麼?”

“這是衣釦和皮帶。”

說著,姬定便將衣釦和皮帶扣的用法,告知了荊夫人。

荊夫人聽得極其入迷,盯著那兩幅圖案,目光閃動著,種種設計在腦海中閃過。

姬定又笑道:“雖然這些也避免不了被人模仿,但是隻要這世上最好的衣釦和皮帶都是我們生產的,那便足以。”

他若願意的話,他其實也可以跟荊夫人一塊做大宗商品的買賣,但是如果是那樣的話,墨家將無法發揮作用。

他選擇與荊夫人合作的主要原因,就是希望借荊夫人,在楚國建造作坊,他不缺錢,投機倒把對他而言,毫無益處。

荊夫人瞧了眼姬定,道:“為何這些巧妙的設計,在你這裡,好似信手拈來。”

姬定笑道:“因為我師從墨家,故此從中學得不少。”

正當這時,法克突然走了過來。

姬定瞧了眼法克,又向荊夫人道:“夫人,我這有點事要處理......。”

荊夫人瞧了眼法克,道:“你去忙吧。”

等到姬定走後,荊夫人又凝視那兩幅圖案,過得片刻,她便招來她的傅姆,道:“叫人將這圖案給抹了。”

“是。”

.....

“你說什麼?”

姬定震驚地看著法克。

法克一時被姬定緊張的情緒給嚇到了,過得片刻,才道:“魯伯友那邊傳信來,秦國官員已經抵達青水一代,正在遊說蜀軍臣服秦國。”

“該死的。”

姬定罵得一句,又問道:“可是張儀?”

法克搖搖頭道:“不是。是一個名叫司馬錯的年輕官員。”

一聽這名字,姬定心裡又揪了一下,感歎道:“秦國可真是人才濟濟。”

這司馬錯可也是一個非常厲害的縱橫家。

如果蜀君臣服秦國,那姬定在蜀國下得那盤大棋,可能就會瞬間崩盤。

因為新會的就是打著助蜀反秦的口號擴張勢力,如果蜀君帶頭投降的話,並且重新接管蜀地,那麼蜀人就冇有反抗的必要。

但是對於姬定而言,這個盤是不能崩的呀!

姬定是火速趕回楚都。

......

“關於此事,寡人也剛剛收到訊息,正在與令尹商議如何應對,不曾想卿竟然趕了回來。”

楚威王是淡定從容道。

姬定一瞧楚威王如此輕描淡寫,道:“大王已有應對之策?”

楚威王搖搖頭道:“不過這事就不勞煩卿操心,卿還是要以變法為重啊。”

對於楚國而言,蜀中那塊地並非是那麼重要,畢竟也不是什麼戰略要地,楚國最不缺的就是土地。

楚威王認為還是先管理好現有的地盤再說吧。

高固也覺得這事得分輕重緩急,道:“如今蜀中已經被秦軍占領,即便蜀君背叛我們,對於當前局勢影響也不大。”

姬定稍一沉吟,道:“若依相邦之言,那麼對於秦國而言,應該也是如此。”

高固點點頭道:“故此此番前去遊說的並非是張儀,而是一個年輕的官員。”

這個年輕人的戰略眼光,可不亞於張儀呀!姬定暗道一句,又道:“既然如此的話,秦國為何要招降蜀君?”

高固神情一滯,道:“你的意思是?”

姬定道:“我以為秦國在蜀中快要堅持不住,故此才被迫去招降蜀君,利用蜀君來幫助秦國控製局勢。

對於我們而言,隻需阻止蜀君投降秦國,那麼勝利就近在眼前。臣願前往青水,阻止秦國的陰謀,臣也有把握說服蜀君堅持與秦國作戰。”

楚威王思索半響,還是有些猶豫道:“可是卿目前正在主持變法。”

他年輕的時候,對於領土可是非常癡迷,但年紀會改變一個人,如今他年事已高,正一心為王子槐鋪路,在他看來,國內纔是重中之重。

姬定道:“大王請放心,臣深知變法對於我楚國的重要性,不會本末倒置的,目前臣已經安排好那邊的事宜,即便冇有發生此事,臣也準備回來向大王彙報情況。

而蜀中戰略,是臣建議的,我們對此也投入不少,並且江州都還在繼續交戰,如今勝利就在眼前,若是取得巴蜀勝利,足以威懾其它諸侯國,是能夠為我國創造出一個外部平穩的環境。”

楚威王瞧了眼高固。

高固也點點頭。

畢竟秦楚競爭這麼激烈,秦國若勝,對於楚國將會帶來士氣上的打擊,反之亦然。

楚威王道:“好吧!就勞煩卿再去蜀中跑一趟。”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